演示站

抖音号转让平台_王文玉休妻抖音()

网络 83

抖音号转让平台_王文玉休妻抖音()

大家好,我是细听君。

相声中的“腿子活”,一般解释为“仿学戏曲片段的节目”,据说第一段腿子活是《黄鹤楼》,一说是因鹤的两条长腿而得名,一说是因为仿学戏曲片段需要演员在台上来回走动,比一般节目费腿而得名。

传统的腿子活,有所谓“八条腿”之说,即仿学京剧的《黄鹤楼》、《捉放曹》、《乌龙院》、《洪洋洞》、《拜山》,仿学河北梆子的《汾河湾》,仿学评戏的《珍珠衫》,仿学弋调高腔的《窦公训女》。(一说无《拜山》而有《玉堂春》,有误,《玉堂春》是根据传统相声《安南舞》改编的新节目。)

其中《拜山》无任何资料,仅存在于口耳传说之中;《洪洋洞》的内容实质上与《树没叶》、《羊上树》一样,都属于诓骗性质的伦理哏;此外《卖马》、《法门寺》也属于腿子活,在这里均不做探讨,主要聊聊其他六段,这六段基本形式都是甲自称是某剧种名家,而乙恰好是该剧种的爱好者或票友,愿给甲做配演,合作一出戏,结果甲频频出错、露怯,最终无法继续,结束。

这六段中,挑好了要唱的剧目之后,通常有这么一个包袱:

甲:这戏时间挺长吧?乙:没关系,咱们掐去两头……甲:不唱当间儿!乙:那就别唱啦!甲:那应当呢?乙:就唱当间儿这一点儿,戏核儿。甲:最精彩/热闹的部分。

根据这一段叙述,“戏核儿”的范围应是指一出剧目中位置处于整出戏中央、情节最精彩、冲突最激烈、最接近高潮的中心部分,位置也属于可以掐头去尾而不受影响的中间位置,但实际考量相声中所选的剧目场次,是否仿学的都是“戏核儿”呢?下面我们从情节、场次两方面逐段分析一下。

一、《黄鹤楼》

魏文华、魏文亮 《黄鹤楼》

相声《黄鹤楼》中,逗哏(“甲”)自称自己本工是老生,在仿学中扮演诸葛亮(这其实涉及到另一个问题:诸葛亮在《黄鹤楼》中不是主角。这里不做展开),捧哏演员在介绍剧情时提到“带水战、三气周瑜、刘备过江、张飞闯帐”等,有的版本中捧哏演员还会说“刘备过江起、到张飞闯帐就完了”。

查阅相关资料,京剧《黄鹤楼》共分五场,剧情为:第一场:周瑜来书约请刘备过江赴宴,诸葛亮力劝刘备过江,令赵云带一支竹节保驾,刘、赵二人过江,张飞赶来,质问诸葛亮为何送刘备入虎口,诸葛亮许诺保二人平安无事。第二场:甘宁报告周瑜刘备过江来了。第三场:周瑜、甘宁迎接刘备、赵云。第四场:周瑜请刘备上黄鹤楼赴宴。第五场:鲁肃备宴,众人上楼后周瑜将鲁肃支走,伏兵楼下,逼写退还荆州文约,并嘱部属没有令箭不得纵放。刘失措,赵云打开竹节,内有诸葛亮借东风时拿走的一支令箭,出示令箭,刘备安然脱险,周瑜听鲁肃告知此信,气得够呛。

京剧《黄鹤楼》就是以上剧情,相声中提到“三气周瑜”,则是“周瑜追赶刘备,遇诸葛预遣黄忠、魏延等截击,张飞预伏芦花荡,大败周瑜”等剧情。本剧中的“戏核儿”场次应为第五场前后,刘备、赵云、周瑜均有唱段,情节冲突最为激烈,位置上,在包括“三气周瑜”的情况下则正好出于正当中。

相声中,各版本在分角色时,都没有提到周瑜,仅仅罗荣寿、李桂山版录音中提到了甘宁,其他版本则都是刘备、诸葛亮、张飞、鲁肃。所仿学的剧情从刘备过江起,到张飞闯帐结束,不能算是“戏核儿”。

二、《捉放曹》

魏文华、冯宝华 《捉放曹》

相声《捉放曹》中,逗哏自称本工是花脸,扮演曹操(后改陈宫)。从公堂唱起。

京剧《捉放曹》的剧情如下:第一场:曹操在中牟县被关吏所获,县令陈宫敬曹忠直,私行释放,弃官同逃。第二场为:二人路遇吕伯奢,吕伯奢出门沽酒加以款待。第三场:曹心疑,杀死吕家小后,逃走。第四场:曹操路遇打酒归来的吕伯奢,又将吕伯奢杀死,陈宫怨曹不仁,乘夜弃曹而去。

剧情上冲突最强烈应为后两场,尤其第四场,陈宫有两段著名唱段(“听他言吓得我心惊胆怕”、“一轮明月照窗下”),但是如果这两场是“戏核儿”则不符合“掐去两头儿”的说法,相声中仿学的只是“公堂”一折的开头,分角色时也只提到了曹操、陈宫、王顺(公差)而无吕伯奢,京剧原本在陈宫上场前有曹操进城门落网的剧情,“曹操落网”算做前边的“头儿”,第二场及之后算作后面的“头儿”(这头儿太大了),勉强符合“掐去两头儿不唱当间儿”,但是这部分剧情不能算戏核儿。

三、《乌龙院》

黄铁良、尹笑声 《乌龙院》

相声《乌龙院》中,逗哏者自称是花旦演员,在仿学中,扮演阎惜姣,二人从宋江退堂开始唱。

京剧《乌龙院》的剧情为:第一场:张文远到乌龙院与阎惜姣私会。第二场:宋江退堂,行走在大街上,听到街坊议论生疑,到乌龙院后,阎惜姣故意怠慢,二人口角,宋江愤而离去,阎惜姣与张文远商议陷害宋江。按“京剧剧目考略”则《乌龙院》至此结束,又名《宋江闹院》(按《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》所载剧本,后面还有《刘唐下书》《坐楼杀惜》等剧情),如此则“二人口角”部分为戏核儿。

相声中,两人分角色只有宋江与阎惜娇而无张文远,符合掐去两头儿,而且所仿学剧情算戏核儿。

四、《汾河湾》

苏文茂、王佩元 《汾河湾》

相声《汾河湾》中,逗哏自称系河北梆子旦角儿,在仿学中,扮演柳银环。

河北梆子《汾河湾》无演出资料,唯《戏考》第八册载有“梆子脚本”(未知何种梆子),剧情与京剧相同,如下:第一场:盖苏文阴魂上场表白欲害薛仁贵父子。第二场:柳金花(即京剧之柳迎春、相声中所说柳银环)问薛丁山为何不去打雁,丁山说夜梦不详,柳劝丁山前去。第三场:薛仁贵遇到打雁的薛丁山,见一孩童(即薛丁山)射雁打鱼技艺高强,与其搭话,言自己可箭射双雁,不料被盖苏文阴魂遮挡,射中丁山,丁山被虎叼走,仁贵逃走。第四场:柳金花等候丁山不至,薛仁贵向柳问话,知是己妻,假意调戏以试探,后二人相认,薛仁贵忽见床下有男鞋,疑妻不贞,柳说明系子丁山所穿,薛始恍然,欲见子,始知即己所射死之孩童,夫妻悲伤不已。剧情上的戏核儿应为戏妻、进窑一段。

相声中,两人分角色也只有薛仁贵与柳银环,从柳银环等候薛丁山开始唱,符合掐去两头儿,而且所仿学剧情算戏核儿。

五、《珍珠衫》

王志新、邓继增 《珍珠衫》

相声《珍珠衫》中,逗哏自称是评剧旦角儿,仿学中扮演王三巧。

评剧《珍珠衫》有新旧两版,剧情、人物定位有差异,但剧情推进基本一致,即:蒋德(小名兴哥)出门贸易,妻子王三巧私通/失身于陈商,赠与陈商蒋兴哥家传的珍珠衫,陈商出门贸易,与蒋德相遇,二人饮酒之间,陈商露出身穿的珍珠衫,蒋德探得底细,回家休妻,王三巧改嫁县官吴杰。陈商客死他乡,家中财产被仆人卷跑,陈商妻卖身葬夫,被蒋德买回,珍珠衫物归原主。之后,蒋德被陷害,牵连人命官司,恰是吴杰审问,吴杰退堂回来,王三巧得知,称蒋德系自己胞兄,替蒋德求情,吴杰秉公断案,蒋德开脱官司,吴杰令“兄妹”二人相见,最终吴杰识破二人关系,令二人复合。全剧的著名唱段有“满斟酒敬老爷双手捧卺”、“襄阳府东阳县名叫罗德”、“真情难诉止不住的心乱跳”等,应属戏核儿。

相声中从县官退堂唱起,所分角色为王三巧、丫鬟、县官,符合掐去两头儿,所仿学剧情算戏核儿。

六、《窦公训女》

田立禾、王文玉 《窦公训女》

相声《窦公训女》又名《全德报》,逗哏自称是弋调高腔演员,在仿学中扮演窦夫人、老院工。该剧无演出资料,幸而剧情由捧哏演员以贯口形式叙述(见文末),粗略分为八本,即“观榜”、“立契/别女”、“焚约/入府”、“招赘”、“痛别/洞房”、“训女”、“拷童”、“荣归”,选择场次时,有的版本说“唱后三本”,有的说“掐去两头”只唱“训女”,但分角色时则都是窦公、夫人、丫鬟、院工、石姑爷、高小姐、高怀德、高童八个角色,按此八个角色,则只能与“唱后三本”相符,“训女”中石姑爷、高怀德、高童都不会登场。后三本按剧情属于戏核儿,但不符合掐去两头。

综上所述,六段中只有三段完全符合“掐去两头儿不唱当间儿”的“戏核儿”说,演员表演、整理节目时,应具体分析或作适当改编,如《全德报》中,想保留“掐去两头”则应舍弃分八个角色的包袱,只唱“训女”一折,只分五个角色,如保留八个角色的包袱则应舍弃“掐去两头”,总之,相声演员应让相声剧情尽情尽理,不说糊涂相声。

(点击“了解更多”查看更多相声文章)

附:赵佩茹版《全德报》剧情贯口(见陈笑暇《甲乙是一场活儿——谈赵佩茹的捧哏艺术》)

在五代时节,有一位英雄高怀德,武艺高强,却失时落魄。因为他的上辈与柴王祖上结仇,所以不愿居官。不幸发妻亡故,只留下一个姑娘年方一十六岁,名唤桂英,父女相依为命。为了生活,高怀德只好出外贸易,曾借过窦公三百两银子。这个窦公就是《三字经》里提到的窦燕山。高怀德因为女儿只身年幼,他不便长期出外,就派本家侄儿高僮代替做买卖。不料,高僮外出三年音讯杳无。高怀德没有经济来源,欠窦公的三百两银子连本带利都还不了,生活一天比一天困难。这一天高怀德在街头观见了招贤榜,激起了报国之心,虽说与柴王祖上有仇,可以改名换姓去应试。只是他抛下女儿无人照看,心中忐忑不安。这是头一本叫“观榜”。高怀德回家后就与女儿商议:“为父要进京求取功名,我儿一人在家甚为孤单,为父又欠窦家三百银无力偿还,我有意让你拿着文约去窦府为奴抵债,一来全我信义,二来我儿也有了安身之处。为父此去若能得中,那时节再接我儿团聚。”这是二本叫“立契”。立契后高怀德就走了,再往下是三本“焚约”。第二天高桂英布衣素服来至窦府,窦公夫妇十分欢喜。忙问:“小姐因何落泪,你父为何不来?”高小姐呈上文约,窦公夫妇这才明白了真相。当时,撕毁了文约,放在炉火中焚烧,慨然而叹:“真没想到,就为这三百两银子,会逼走我的朋友,我又怎能把他的亲生女儿当作使女!夫人,想你我二老偌大年纪,膝下子女全无,不如收她为义女,承欢膝下。”高桂英当时拜过义父义母,从此成为窦家小姐。过了几天,窦府来了一位书生投宿,此人姓石名守信,乃是一位英俊少年。窦公在客厅里设宴款待石公子,见他年轻有为,胸怀大志,决定招赘为婿。石公子当时拜过岳父,提出此去是为求取功名,得中后再来完婚。窦公执意不允,一定要他先完婚,后进京。选好良辰吉日,为小夫妻完成花烛之喜。新婚之夜,石守信见新娘暗自落泪,忙问何故,小姐无奈诉说实情。石守信暗伸大指,深深佩服岳父为人,也体会到小姐的心理:没有嫡亲之命,怎好仓促成亲。忙对小姐言道:“既如此我先进京,到武科场中寻找岳父,共同应试,待翁婿荣归再入洞房。”小姐闻听恰合心意,夫妻对天盟誓,生死相依。三更时分,石守信亲自鞴马,小姐开后门相送,小夫妻洒泪分别,这是四本、五本的“招赘”、“痛别”。天明后,窦公夫妇准备在华堂上大摆宴席,忽闻院子报事,得知姑爷深夜逃走,窦公大吃一惊,叫过丫头问明情由,又唤出桂英教训一番,这就是咱们要唱的第六本“窦公训女”。再往下七本就是高怀德得中归来路遇高僮,盘问他这几年来何处安身?最后是翁婿荣归,阖家团聚,齐声称赞窦公夫妇千金全德,这就叫八本《全德报》。

标签: